中欧班列+ 成功全球!
咨询邮箱 咨询邮箱:sam@cetrains.com 咨询热线 咨询热线:028-89993138 微博 微信
您的位置:欧洲fba头程运输_欧洲铁路运输航线_欧亚货运代理_找欧亚物流网 > 欧亚新闻 > 行业播报 > 外贸企业物流成本之痛 互联网化为企业减负
分享到:
外贸企业物流成本之痛 互联网化为企业减负
发表日期:2017-05-08    文章编辑:ysyjm    浏览次数:


虽然航运业仍处在寒冬,运费也一降再降,但对于外贸企业来说,物流成本仍然是一个难以言说之痛。

  “物流成本其实很高,不仅仅是运费的问题,这方面的人力成本也很高。”浙江一家电子产品出口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外贸行业的物流有一定的特殊性,涉及到的链条非常长。

  亿海蓝(北京)数据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韩斌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国际航运物流链条长、环节多,这些环节内部之间的交互非常传统,导致航运物流效率低,出错率高,成本也高。而解决物流成本过高最好的方式是,利用互联网把现有的各个链条高效组织起来,形成集约化。

 成本高企

  不透明的费用、复杂的流程与环节、滞后的信息反馈……传统国际物流的种种弊病,让外贸企业常常感到既头疼又无可奈何。

  以一票从中国出口至美国的货物为例,其物流需经历中国段的陆路拖车运输、报关,国际段的海上运输,以及抵达美国后的陆路拖车运输和清关等等。中间环节与手续非常多,往往耗时数月。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有误,都会导致整票货物运输出现问题。

  “中国出口75%是FOB协议,越过船舷就算交货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物流和贸易服务不够发达。”韩斌说。

  记者了解到,FOB模式(Free On Board,也称“船上交货价”)是由买方负责派船接运货物,卖方应在合同规定的装运港和规定的期限内将货物装上买方指定的船只,并及时通知买方。

  但是在FOB条件下,同样涉及装船前的头程运输安排问题,国内的链条也让外贸企业困扰不已。港口收费项目繁多,标准不统一是最大的问题。

  “其实近些年国家出台了一些政策,港口有一些收费项目减免,还有一些项目开始明码标价,使得运输成本降低了很多。”上述出口商表示,但是对于外贸企业来说,原来存在的问题仍然没有完全得到解决。此外,过长的链条让国际贸易物流的成本和风险变得不可控。

  而货物代理作为国际贸易链条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也让外贸企业颇为头疼。

  “本公司现在有几个中东地区的客户,一个月只有两三个柜,但是对物流出口不是很了解,希望对这方面了解的人可以联系我。”李青是一家家具企业的业务员,当他在某论坛发了这样一条消息后,一些货运代理开始不停地拨打他的电话,不厌其烦之下只能关机。

  “不同的货代报价差幅非常大,太便宜担心会出问题,太贵的又担心被坑。”李青对记者表示,不仅运费差异大,再加上一些国内拖车费、订舱费、码头操作费等等,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记者了解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拥有约20万家货代企业,这些企业主要的工作就是接受来自客户的委托,帮助客户与船运公司、海关等角色进行对接,提供货物的物流运输服务。但在这其中,很多货代都扮演着“倒爷”的角色,并无向船运公司订舱的能力,利用价格与信息的不透明,靠赚取运费差价为生,抬高了外贸企业的物流成本。

  在外贸持续下行的背景下,成本的压力让外贸企业越来越无所适从,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的上升已经压得外贸企业喘不过气,却又无可奈何,唯一能够下手的,只有压缩物流成本了。

 互联网化破题

  中国的物流成本偏高,这是一个所有人都意识到的问题,航运物流虽然成本相对来说偏低,但其和上下游多个链条结合起来的成本仍然不低。

  全球货物贸易主要依靠海运完成,而通观我国海运,物流配套的货代、车队等中间环节整体处在小而散的状态,难以整合形成集约化优势,加之航运各环节之间手续繁多、信息传递不及时,从而造成物流行业效率较低、服务质量难以保证、物流企业不赚钱的多输局面。

  而韩斌正在致力于通过互联网把诸多环节连接起来,提高整个行业的效率和服务质量。在他看来,互联网化是破解外贸物流困境的一把金钥匙。

  “就国际航运物流来说,它的链条长、环节多,长期以来这些环节内部之间的交互非常传统,这些模式效率低、出错率高、成本高。”韩斌对记者表示,物流作为一种生产型服务业,它的内在是一种天然、协同的需求,但其涉及到的货贷管理、运输管理、仓储管理,相互之间的交互都是通过电话、传真、邮件等方式,效率很低,差错率很高,成本也很高。

  从国际海运物流来看,中国的物流企业和欧美的企业最大的不同在于,它们都是可以提供一条龙“门对门”服务的传统企业,利润很高。而中国却拆散成各个环节,都是小、散、乱的企业,环节多、链条散,总体成本要高很多。

  “中国的物流成本占GDP的比例是18%,海运可能会少一些,但成本仍然很高。”韩斌说,更重要的是,中国海运物流链条上的这些企业都不挣什么钱,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在韩斌看来,中国物流未来的发展一定是集约化,要么传统企业成长起来,要么利用互联网把现有的各个链条高效组织起来,通过平台整合资源。“客观来说,中国物流行业离这个目标还有很长的距离,体量太大,环节太多,不是一天就可以形成。”

  韩斌的想法和官方不谋而合,近日,交通运输部印发《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的若干意见》,着力推进物流业集约化、智能化、标准化发展,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不仅针对交通运输在物流业发展中的短板和瓶颈问题进行补强,又充分结合物流业未来发展需求,积极拓展服务领域,鼓励发展新兴业态,主动谋求与物流链、产业链深度融合,强化部门间、区域间、各种运输方式间的协同发展,构建集约高效的服务平台。